• 毛泽东诗词与中共党史(上)
  • 主讲人:王琼
  • 中共宁夏区委党校教授

前言

各位同志大家好,今天我们交流的内容是毛泽东诗词与中共党史,毛泽东不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政治领袖,用兵如神的军事统帅,更是用诗词谱写历史脚步声的高手。他的诗词真实而又艺术的记录了中国革命伟大斗争的历史,诗史合壁,出入古今,是毛泽东伟大思想和伟大人格的艺术结晶,是领导干部学习党史,加强党性修养的重要教材。

这本教材的鲜活性和重要性体现在这样三个方面:

第一,毛泽东诗词有助于我们对这位领袖性情、风范、魅力的理解。被称为20世纪最后一个大儒的梁漱溟是毛泽东一辈子的诤友和辩友。晚年梁漱溟对毛泽东有一句著名评价,毛泽东不只是一个毛泽东,有多个毛泽东。这其实是说毛泽东有多个侧面,是很丰富的、复杂的、变化的,集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理论家、诗人于一身的毛泽东,既具有理性的臣服与精明也具有感情的豪放与浪漫。他的诗词既有戎马倥傯、运筹帷幄、治国理政,改造世界的强大精神,又有面对波折,超越犹豫,交接倾盆,陈情立志的性情之争。文以载道、诗以言志、乐乃心声,诗词是毛泽东复杂文化性格和深刻思想纬度的重要体现。

第二,毛泽东诗词有助于我们对毛泽东思想的深入理解。毛泽东诗词的形象不是人为的大竖特竖起来的,而在于他诗词中所能体现出的自尊、自信、自立、自强,上能打动饱学之士,下能鼓动亿万群众,曾做了毛泽东25年政治秘书的胡乔木,曾经意味深长的说过,毛泽东诗词可能比他的政治理论著作传的更远、更久。其中讲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任何的理论著作或学术著作都是历史的、具体的,受到一定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而诗词艺术作品则是着重抒发人的思想感情或人生的感悟更容易产生情感的共鸣,他的诗词以其崇高的政治理想和对生活的追求,思想境界和人生情知,阅历视角以及思维方式等等为毛泽东思想下写了独特的注脚。

所以说我们不读毛泽东著作就不了解什么是毛泽东思想,同样我们要是不读毛泽东诗词也不能深刻的领会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第三,毛泽东诗词有助于我们对中共党史的认识和理解。毛泽东的诗词生涯贯穿其一生60、70年,从年少《咏蛙》中的“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到1975年82岁《贺新郎》改张元干词到《董必武》中的“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易老悲难诉”。诗词记录下了毛泽东思想与心境的变化轨迹,郭沫若曾经评价毛泽东,经纶外,诗词余事,泰山北斗。意思就是毛泽东在治理军国大事之外业余爱好写点诗词,但也词义称得上是泰山北斗。这个话我认同也不认同,认同的是毛泽东的诗坛地位,认同的是郭沫若所勾勒出的毛泽东谈笑间导引世界风云的诗人形象,不认同的一点是毛泽东的诗词几乎与他的治国理政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

他写诗关怀诗与革命实践同始终,《恰同学少年》他怀抱救国热忱,寻找革命真理;国共对峙他实现了文人向战士的转变,《占地黄花分外香》里书写着井冈豪情;长征他不畏艰险乐观奋斗,而今迈步从头越,在延安深耕、开花;1949,他不沽名钓誉坚持将革命进行到底,“一唱雄鸡天下白,敢叫日月换新篇”;建国后,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他自信淡定,运筹帷幄,“乱云飞渡仍从容”,这是毛泽东诗词生涯的五个重要的历史阶段,这些诗词背后的社会背景与革命形势基本上就是党史的真实写照,是党史最形象的教材。

诗史合一是研究历史和诗词的重要方法,今天我们就以毛泽东成诗时间为序理解毛泽东作为一代英雄的史诗,认识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的史诗,这是贯穿于我们今天内容的两条重要逻辑线索。

一、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一)家国情怀

我们先从毛泽东如何竖立革命志向谈起,一个人的性格总是和他的成长背景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毛泽东是典型的中国农民之子,出生于湖南湘潭韶山冲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本分、勤俭、务实是印刻在他父母身上的重要标记,母亲文素琴又名文七妹,在世53年,生了七个孩子五男两女,却只活下来了毛泽东,毛泽明,毛泽覃兄弟三人,像所有坚韧而又传统的中国母亲一样,为了孩子受尽了艰辛。

而父亲毛顺生,则只是希望毛泽东可以去湘潭县的米店学学记帐,算帐的本领习的糊口养家的一点本事而已,然而毛泽东志不在此,他有着强烈的进步愿望,想去外祖父下所在地湘乡县读东山高等小学堂,在临行前他在父亲的帐本上留下了这样一首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许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毛顺生不认识,就找人辨认,了解到儿子的志向后偏也默许了儿子的行为,而这首写在帐本上的诗成了毛泽东最早的手迹,自出乡关毛泽东历经东山高等小学堂,湖南第四师范,第一师范,后来又在北大图书馆做了管理员,主持湘江评论,领导湖南共产主义运动,在学校和革命的实践中不断实现自身的蜕变。

我们把这段时期称为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这是毛泽东诗词生涯的第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贯穿于这一时期毛泽东诗作的有两条主线,一条是家国情怀,忧国忧民志从高远,这反映在他和朋友的诗作创作中。另外一条是儿女情怀,青年的毛泽东也有儿女情长也有七情六欲地《虞美人枕上》和《贺新郎别友》是他对爱情态度淋漓尽致的表达。

我们先来看家国情怀。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习的五年是毛泽东人生观和价值观逐步确立的重要时期,同样也是社会动荡势力角逐思想碰撞愈演愈烈的五年,夷敌虎视国之将亡,北洋政府在列强面前一味退让,多少国人痛心疾首,又有多少国人惶惶不安,但也有那些愿为国家兴亡尽匹夫之责的志士发出了自己的呐喊,毛泽东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位。

1915年毛泽东为了追悼早逝的同窗好友在《五古挽易倡陶》中写到“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荡涤雅氏子,安得辞浮贱”。东海的岛夷和北山的仇怨指的就是对我国虎视眈眈的日本和沙俄,易倡陶已死,靠谁去荡涤人世间的污垢只好由我毛泽东来不辞卑贱抗起兴国救邦的重任。

就在易倡陶去世后两个月,北洋政府签订21条,举国上下群情激愤。毛泽东写下了“5月7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的四言明耻诗,再次表明他将救国救民作为是自己的责任与抱负。1918年,好友罗章龙准备留学日本,毛泽东费了三四个夜晚为他写下了《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其中有这样一句,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意思是罗章龙此去就好像鲲鹏入水来日就能激浪中流,这样的信念 是他要传递给好友的,同时传达的也是自己鲲鹏激浪的革命心志。

(二)儿女情怀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他的儿女情怀。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有一段人所共知的爱情,与侠姑杨开慧相恋七年,十载夫妻,长相厮守相濡以沫是所有相爱夫妻的共同愿望,青年毛泽东亦然。1921年,因为考察学校教育和社会调查的需要,毛泽东长时间见不到新婚刚半年的妻子,写下了缠绵、婉约直逼李清照的《虞美人·枕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他为人所熟知的排山倒海般的英雄气概几乎完全的被压制在婉约的基调下了。

1923年准备前往广州参加国民党一大的毛泽东又要离开刚生下次子毛岸青的妻子,写下了更深情款款的《贺新郎·别友》:“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惨然无绪。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翻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曾不记,倚楼处?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思恨缕。我自精禽填恨海,愿君为翠鸟剿珠树。重感慨,泪如雨。

凄清孤寂、儿女情长、催人泪下,描绘出了革命青年情侣离别时柔情缠绵的战斗情意,虽不是豪情壮志,却直透人心,而最终为革命丧其人的开慧也成为的毛泽东心中永远的骄阳。

(三)楚湘文化以及阅读对毛泽东文采的影响

这一时期毛泽东潇洒的文采,精简的分度和他的个性分不开,但是也绝离不开楚湘文化以及阅读带给他的影响。

楚文化的代表首推循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离骚》、《九歌》、《九章》中想象浪漫的气质,文字华美的修辞和忧国忧民的情怀都为毛泽东所心仪和推崇。他青少年时代的笔记大部分就是手抄的《离骚》全文。到建国后他还经常的阅读《楚辞》。1961年秋,毛泽东还专门为屈原赋七绝一首:“屈子当年赋离骚,手中握有杀人刀,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艾萧是奸佞,椒兰是淑良,寥寥28个字揭示了屈原用诗词歌赋向奸臣开刀以死醒世的战斗精神。1972年79岁的毛泽东在菊香书屋,会见来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更以《楚辞集注》相赠,都说明了毛泽东对屈原的热爱,而屈原忧国忧民的情怀也对他发生着重要的影响。

另外一个不能不提的就是湘文化对他的影响。与想象浪漫的楚文化不同,湖湘文化讲求的是经世致用,大气豪迈, 以天下为己任,一代旷世一才杨度模仿梁启超的《少年中国歌》写下了《少年湖南歌》,其中最著名的两句就是“若道中国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道尽了湖南人的霸气和豪气,这也就是毛泽东的霸气和豪气。

往近代里看,湘军统帅曾国藩,维新变法谭嗣同,启蒙思想陈天华,护法运动蔡锷都是鸣震天下的湖湘才俊,清末就流传着无湘不成军,无湘不成衙门的说法。尤其是曾国藩对毛泽东的影响极大,毛家与曾家相距不过几十里的路程,曾国藩是湘乡县人,毛泽东的母亲也是湘乡县人。

曾国藩打败太平天国军队后,聚天下财富于南,他并没有大修亭台楼阁,而是兴建农村教育,从娃娃抓起,毛泽东出湘关要读的东山高等小学堂就是曾家办的。后来毛泽东曾经多次说过这样的话,没有东山学堂,我就不可能走到长沙,如果走不到长沙我就更不可能走向全国。毛泽东读东山学堂,距离曾国藩去世仅38年。

曾国藩一介书生却受命于危难,办团练、聚湘容、挽狂澜,这对少年毛泽东的影响也是非常深的,尤其是湘文化中的那样一种妙手著文章,铁肩担道义,肩济天下,舍我其谁的氛围,培养的毛泽东坚强的意志,激发着他青年时代救国救民的抱负。

除了能够共鸣的乡土情怀之外,毛泽东精神的触发也离不开阅读,他于先秦喜欢庄子,屈原,于汉魏喜欢曹操,于唐喜欢李白、李贺、李商隐,于明喜欢高启,于清喜欢曹雪芹。

他眼中的这文学八贤气度豪迈,甚至带点霸气,想象奇特,往往出人意料,他所读到的文学贤人的作品在他的诗词中都有驱遣自如的应用。

(四)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总结

虽然青年时代的毛泽东著述颇丰,但是他一直不愿公开发表这一阶段的作品,他第一首同意发表的作品就是《沁园春·长沙》。1925年是中国革命蓬勃发展的一年,五卅运动和省港大罢工大罢工震惊中外,站在橘子洲头的毛泽东已步入而立之年,触景生情,用这首《沁园春·长沙》对自己的青年时代作出了重要的总结。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 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携来百侣曾游,谁主沉浮。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是青年时代毛泽东的写照。也就是一方面在社会政治活动中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另一方面通过游泳来锻炼身体。青年时代毛泽东激扬文字的上乘之作是发表于湘江评论的《民众的大联合》,阐述了民众的力量联合起来最强的观点,在他认为时历史上的任何变革都是劳动人民联合起来的结果。中国必须实行以工人农民为主体的全国人民的大联合,才能取得反帝反封建斗争的胜利。

这篇文章为毛泽东赢得了极大的声望,使湘江评论从400多种学生刊物中脱颖而出,李大钊的《每周评论》全文转载,曾经瞧不起毛泽东这个图书馆助理的北大学生领袖罗家伦也表现钦佩。而他的这一观点在之后的“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十万工农下吉安”,“唤起工农千百万”等诗句中一再得到印证。1920年毛泽东和何叔衡在领导湖南人民成功曲张的实践中逐渐走向成熟,由一名青年学生成为马克思主义社会活动家。

至于游泳这是毛泽东最喜爱的体育项目,他在老家的池塘,水库里游过泳,在湘江的中流游过泳,在北戴河的白浪滔天中游过泳,在中南海的游泳池游过泳,更在万里长江中游过泳。

在他看来“诚以德治所寄,不外于身。一旦身不存,德智则随之而隳矣”。意思就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没了,德智都随之灰飞烟灭。在《西行漫记》中他自己是这样回忆的,“那时初学,盛夏水涨,几死者数,一群人终于坚持,直到隆冬,犹在江中,当时有一篇诗,都忘记了,只记得两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这是他青年形象的最好定格。

二、战地黄花分外香

1925年至1927年初大城市的工人运动和以湖南为中心的全国农民运动轰轰烈烈,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中对此有较为乐观的描述,可是1927年4月事情开始起变化了,国共合作内部潜伏的危机日益严重,右翼势力千方百计压制和打击革命力量,每一个革命者都在焦灼的思考,中国革命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时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的毛泽东在黄鹤楼下主持农村运动讲习所,写下了这一生最凝重最压抑的文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如烟似雾的蒙蒙细雨一片迷茫,两岸的龟山蛇山对峙,好像锁住了长江,一派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肃杀景象。

建国后毛泽东亲自为这首词写下了注解,1927年,大革命失败的前夕,心情苍凉,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然而意志坚定的毛泽东在诗的最后还是写下了“把酒酻滔滔,心潮逐浪高”。当他借苏式把酒问青天的酒倒入江水中时,自己的革命热情也高涨起来了,没有苏式一尊还累江月的悲苦,要得是突破迷雾苍茫,找到发展契机。

大革命失败,历史的危机关头,1927年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少奇率领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北伐军三万多人在南昌进行武装起义,它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革命武装起义。

随后党的八七会议决定在湘赣边境举行秋收起义,会后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赶回湖南领导何以,但是不要说长沙连醴陵,浏阳这样的小县城也啃不动,攻打大城市的计划证明行不通,毛泽东带着队伍上了井冈,逐步探索农村包围城市的中国革命之路,在白色政权的包围下,竖起了红色的大旗,在辽阔将天万里双二霜的岁月,显示出战地黄花分外香的顽强生命力。这是毛泽东诗词生涯的第二个重要的历史阶段。

他的诗词为中国革命最为艰难困苦的历史阶段保留下了忠实不朽的记录。井冈山时期的重要作品有《西江月·秋收暴动》、《西江月·井冈山》、《清平乐·蒋桂战争》、《采桑子·重阳》、《如梦令·元旦》、《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转战途中与中央苏区时期主要作品有《蝶恋花·从长汀到长沙》、《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菩萨蛮·大柏地》、《清平乐·会昌》等。

写于1928年秋的《西江月·井冈山》是毛泽东问世流传较早的作品之一,全词以黄洋界保卫战为背景,进行了生动鲜明的战场速写,描绘出了人民战争的气势。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这首词我们有四点要来共同理解的内容,第一,“山下旌旗在望”的“旗”是什么旗,在这一时期旗帜是毛泽东诗词中一个重要的元素。《西江月·秋收起义》中有旗号镰刀斧头,《西江月·井冈山》中有山下旌旗在望,《清平乐·蒋桂战争》中有红旗越过汀江,《如梦令·元旦》中更有风战红旗如画。

为什么毛泽东都提到了旗帜问题,这是因为大革命时期是国共合作时期,革命以国民党的旗帜为旗帜,直到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时打的仍然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帜,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同志在看到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残酷镇压后认为国民党的旗帜已经成为反对军阀的旗子真的不能再打了,中国进行什么样的革命,怎样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

毛泽东认为我们应该高高打出自己的旗帜,秋收起义用的就是工农革命委员会的名义,旗底为红色象征革命,旗中央的红星代表中国共产党,五星内有镰刀斧头代表工农,这面独立的旗帜对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具有非常的象征意义。

第二,“万千”一词在毛泽东诗词中出现绝非个别现象。比如“看万山红遍,粪土当年万户侯,万类霜天竟自由”,“万里雪飘”,“一万年太久”,“辽阔江天万里霜”,“飞起玉龙三百万”,“万水千山只等闲”,“万户萧疏鬼唱歌”,“百万雄师过大江”。

比较集中的如《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我们可以数一下,三个天,三个万,两个千,气势浩荡。根据统计万千在毛泽东的诗词中出现过80次,表明了诗人的大气与豪迈。

第三,黄洋界保卫战对中国革命,对毛泽东意味着什么,毛泽东一生写下了三首题名为井冈山的词,除了这首《西江月·井冈山》外,38年后毛泽东重上井冈又写下了《念奴娇·井冈山》、《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中有“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念奴娇·井冈山》中有”故地重来何所见,多了楼台亭阁。五井碑前,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这些词中都提到的一个地名,黄洋界,这场保卫战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意味着什么,我们首先来看看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

当时在井冈山一共有四支要的部队,分别是28团、29团、31团和32团,在经历了井冈山8月失败后29团几乎全部溃散,28团重创,毛泽东率领31团第三营去接应28团回根据地,敌军趁机来犯,当时进入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有五条通道,每一条通道设置一个哨口,分别是八面山哨口、双面石哨口、朱砂冲哨口、桐梧领哨口、黄洋界哨口,其中黄洋界哨口是最高的哨口也是通往湖南和江西的重要关口。

敌军来犯时32团守卫其余四个哨口,首位黄洋界的是31团一营,以及大小武警的地方武装,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军民齐心同心敌忾防止敌军的深入,真的是女拿刀来男拿枪,男女老少上战场,红旗招展鼓角响,军民齐心保黄洋。黄洋界上炮声垄,也不是我们想象的万头齐发,其实当时只有一门迫击炮两颗炮弹,两发哑火,最后一发由一营长成易安打中了敌军的指挥部,加上松树炮,土地雷,煤油桶里放鞭炮,敌人难辨真假,以为毛泽东率领红军主力回来,所以仓皇撤退。

黄洋界保卫战虽不是一次规模很大的战斗,但是它的胜利极为重要,如果黄洋界失守红四军将痛失经营了一年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国革命史可能就要改写。虽然毛泽东没有亲自参加黄洋界保卫战但是在回到井冈山之后,他还是在激动之余写下了这样一首大气豪迈的词,让我们读起来仿佛身临其境一般。所以他写这首词的欣喜我们是可以想象的。

然而历经三月失败和八月失败,悲观的情绪还是弥漫了开来,如何消除红旗虽然插上了井冈山,可这红旗能打多久的疑问。毛泽东在这一年的10月和11月,分别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两篇著作,这就是我们要看的第四个问题。

同一时期有哪些相辉映的这种文章。

在这两篇著作中毛泽东明确的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思想,创立了红色政权理论,为中国探索中国革命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理论迈出坚实而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步。

后来在出击赣南闽西的时候,会议角的风声日紧,新一波的悲观情绪再一次出现,红四军一纵队司令员林彪写了一封新年贺信给近在咫尺的毛泽东,认为中国革命未必很快到来,毛泽东认为林彪的信代表的一种思潮,这种思潮对时局的估量比较悲观,感到有对此问题加以解释的必要,再三考虑下,毛泽东给林彪写了长篇复信,时局的估量和红军行动问题,收录《毛选》时改题目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重要目的就是消除悲观情绪,坚定官兵的信念。

毛泽东更是以一个革命家的豪情和诗人的气魄描绘了中国革命星火燎原的发展前景:他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他是立于高山之颠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他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1929年春爆发了蒋介石与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之间的战争,毛泽东利用这一时机率领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闽西,谋求新的发展,《清平乐·蒋桂战争》、《如梦令·元旦》、《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基本就是他的转战路线图,“红旗越过天江,直下龙岩上行”,“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此行何去?赣江风雪速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

革命根据地的巩固与发展,红军的迅速壮大成为国民党反对派的心腹之患,中原大战刚开始蒋介石立刻把目光投向了中央革命根据地。1930年10月,蒋介石调集十万人马以鲁迪平为剿总司令,进行的第一次围剿,红军以四万兵力粉碎了这次围剿,活捉了前线总指挥张辉瓒。

毛泽东诗兴大发写下了《渔家傲·反第一次“围剿”》,不久蒋介石又调集20万大军以何应钦为总司令发起第二次围剿,毛泽东又用诱敌深入,集中兵力运动战、速决战和歼灭战等重大原则使反围剿出奇制胜,之后他又创作了姊妹篇《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枯木朽株齐努力。枪林逼,飞将军自重霄入。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

这两首词风格非常类似,都是气势豪迈的战斗号角,此后整整两年红军取得了第三次,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创造了许多如神话般的战役,毛泽东却并没有继续的用诗词去记录。粉碎第三次围剿后不久,王明、博古等留苏学生逐渐掌握了政权,毛泽东却被指责为游击主义、狭隘经验论、反对中央进攻路线等,被排挤出了红军的领导岗位,离开了他清心的军旅生涯。

低谷时期的他重过1929年曾经打过大胜仗的大柏地,回忆起了在弹尽粮绝之际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挣扎,消灭刘师一部两个团的荣誉,感慨万千,如今确实满腹韬略无处施展,甚至被误解、被批判、被打压,从而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点对战场的怀念,“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三、而今迈步从头越

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前摆在毛泽东面前的就是三重危机,一是民族危机,日本占领东三省和热河后,于4月17日发表了独占中国的狂妄声明;二是国共两党之间的危机,蒋介石奉行囊外必先安内政策,红军面临着非突围不可的境地;三是党内危机,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路线发展到了顶点。

面对多重危机,写于1934年夏天的《清平乐·会昌》反映了毛泽东突出重围的心态,“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后来他在自注中写到,1939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这一首清平乐如前面那首菩萨蛮一样,表露了同一个心境,但是相比于前,东方欲晓借喻的是黑暗的过去,局势注定有转机和起色,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不愁没有回旋的余地。1934年10月丢掉的中央苏区的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

20世纪30年代初,我国正处于内忧外患的严峻境地,日本军国主义加紧侵略中国,中国社会危机四伏,中国人民饱受煎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但是国民党反动派置民族危亡于不顾,顽固推行囊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向革命根据地接连发动大规模的围剿,企图消灭中国共产党和中农红军。同时由于党内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在中华民族面临深重危机的为难关头,在中国共产党面临生死考验的危机时刻。